当前位置: 首页 >心理资讯 > 关于《流金岁月》的三种爱情观
01-25——关于《流金岁月》的三种爱情观

  《流金岁月》这个剧,相信最近不少人在追,近期也迎来了大结局,对于谢宏祖和朱锁锁“三年后再娶”的开放性结局也是槽点满满,但不可否认,剧中人物的爱情观、婚姻观却能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启发。

  一、婚姻不是相互消耗,而是彼此成就。

  《流金岁月》中,杨祐宁扮演的王永正说:不要随便结婚,除非你和他的二十四小时加起来,大于四十八小时,不但能够增加彼此生命的广度,还能够减少彼此生命的磨损。但通常,你们两个的二十四小时加起来,远远低于四十八小时,那就是在浪费生命。

  一语道破了婚姻的真相。

  好的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人在物理空间上共处一室,被东家长西家短的琐事困住,而是能为彼此提供心灵上的陪伴,滋润对方的心灵,一起发现生命中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著名心理学家武志红讲:婚姻中需要“第三者”。所谓的“第三者”并非是指真正的小三,而是指兴趣爱好。

  婚姻中要允许双方兴趣爱好的存在,给彼此留够空间去自我成长,也给彼此留出一起探索前进的时间。当婚姻中的双方都能够被所爱之物围绕,实现自我价值,那婚姻绝对不是消耗品,而是增值品。

  婚姻不是两个人在一起那么简单,也不是有爱就能够长久,它需要两个人像战友般一起面对生活中的风雨,将漫长的平凡岁月过出不一样的色彩,这需要勇气,需要磨合,也需要一个牢固的根基。

  二、好的婚姻,离不开“门当户对”。

  蔡康永曾说过:“我印象中的门当户对包括了自身教育阶级、文化背景等。家境不同,社交圈不同,婚后彼此交换的话题会越来越少,最后导致夫妻越走越远。”

 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·马斯洛提出了人类需求的五个层次,从低到高分别是: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。

  出身自不同的家境的人,对于这五种需求也完全不一样。

  剧中刘诗诗扮演的蒋南孙和章安仁的恋情,让人唏嘘不已:一个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富家小姐,一个是步步为营在上海奋斗的外来小伙,家境完全不一样。她家境稳固时,他待她如掌上明珠;她落魄时,他弃她而去。

  章安仁在普通人中算是小有成就,年纪轻轻读完博士,留校任教,在上海外环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,然而他获得这些成就,需要的是吃饭时也“眼观六路”的算计。对于蒋南孙是真爱,还是仅仅把她当做在上海落户的跳板,也不言而喻了。

  蒋南孙从小在家庭的保护下,过的是一种富足而有安全感的生活,虽然蒋家最后没落了,但她要的是有自尊感的获得。

  蒋南孙和章安仁无论是在经济层面,还是思想层面,都门不当户不对,最后分手也在意料之中。

  三、远离“妈宝男”,提高幸福感。

  谢宏祖和朱锁锁的离婚真相不是不爱了,而是因为谢家破产,谢宏祖担心连累朱锁锁,决定离婚。

  虽然真相让人对谢宏祖这个角色有些心疼,但哪怕没有谢家破产这一事实,谢宏祖和朱锁锁之间的感情或许也难以长久,因为横亘在他们中间的,是一个世纪难题——婆媳关系,而谢宏祖偏偏很听他母亲的话。

  谢宏祖的母亲是一个很强势的人,从一开始就对朱锁锁有偏见,谢宏祖虽然爱朱锁锁,但又享受着母亲给予的富足生活,凡事将“我妈”挂在嘴上,而忽略锁锁的感受。

  在谢家面临破产时,以“你执意要和她在一起,就是逼我走向绝路”来威胁谢宏祖离开朱锁锁,选择与合作伙伴赵玛琳在一起。

  面对母亲的发难,哪怕朱锁锁有孕再身,需要照顾,谢宏祖还是选择了放弃朱锁锁,十足的妈宝男。

  心理学上认为,妈宝男的形成和原生家庭有关,一般童年生活缺少父亲参与或者母亲较为强势的家庭,比较容易培养出“妈宝男”。

  通常情况下,“妈宝男”缺乏主见,缺乏情绪控制力,没有自信,心智不成熟,和妈宝男在一起,需要女方承担起生活中的大部分责任,并且当遭遇“婆媳问题”时,女方也一般是受委屈的一方。

  所以,要想婚姻幸福,要擦亮眼睛识别对方是否是“妈宝男”。

  最后,愿你能觅得良缘,开花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