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心理资讯 > 科普 | 给父母的几个简单原则
05-29——科普 | 给父母的几个简单原则

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为后现代心理治疗之一支,认为每个人都是解决自己本身问题之专家。儿童也是人,更有其独特之表达方式,儿童自己有能力、有意愿尝试从错误中学习因应问题之能力。家长被视为团队咨询成员之一,更有利于对其子女之协助。


对于多数父母而言,青春期是挑战父母能力的时期,尽管父母可能成功地养育孩子进入到这个阶段。可是孩子到了青春期后,却遭遇许多困难,于是有些父母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。


给父母的几个简单原则


他们最大的困扰,就是经常处于生气与焦虑之中,非常担心孩子的行为。


如何在短时间内解除压力,找出建设性的方向,是处理青少年问题时最困难的地方。


以下几个基本原则可以帮助家长们稳定方向。


01.多做有效的事


这项原则就是找出做什么事有效,即使功率很小,或范围很窄。


例如,如果年轻人逃课,直接到打工的快餐店上班,显示出这个孩子仍然有相当的纪律,愿意出现在工作场所。也就是说他有能力遵守规则与指导,也知道做这种选择的后果。


16岁的阿德被怀疑有注意力缺失多动症,但他依然想去大卖场的皮鞋部门打工,尽管卖鞋的工作很无聊。当然,父母担心他的差劲成绩,也担心阿德无法顺利毕业。


进一步讨论后,了解到父母非常焦虑,希望阿德不要像两个哥哥一样,锒铛入狱。晤谈时,询问阿德为什么不想跟哥哥一样,阿德解释,他想完成高中学业,进大学,找一份好工作,他决定不能步上哥哥后尘,特别是现在,父亲正在死亡边緣,等待肝脏移植遥遥无期。


父母从来没听阿德提过未来的志向,虽然他们知道他的工作很无聊,但不知道阿德用一些技巧打发无聊。父母发现阿德这些微小但可以排遣无聊的策略,令他们重燃希望,于是提供了一些不同的想法帮助阿德上班时更能集中精神。


只要青少年和父母找出问题或行为的“例外”,他们就不会像晤谈之前那么烦恼。问明白过去成功的细节,可以同时提醒父母与孩子,在某一段期间内,他们的生活过得很好。


用这个最简单轻松的方式,向他们保证,永远都有希望,孩子会获得更多的成功,因为他们过去做得很好,现在只需教导孩子如何长大即可。


这个保证会让父母更加平静、放松,对孩子的问题不再紧张兮兮,找出更多可行的解决。


下面是一些我们认为很有用的技巧,用在青少年身上,当然是要“多做一点”。


①更短的咨询时间比投入更多的时间好,因为青少年的注意力持续时间不长,很快就会觉得无聊。有时,晤谈时间应该缩短为15-20分钟。大致上,340分钟比较适合大多数的青少年。


②晤谈时允许更大的弹性,例如走出户外、在林间散步、投篮、开车去购物,或从事一些体能活动,都能使对话更加开放。如果在一起从事某种活动时,让谈话自然或“意外”发生,效果更好。许多有经验的户外团体带领者都知道,一些态度冷漠的青少年到野外露营或参与新活动,就会变得很开放。


③提供一些物品让他们“玩弄”。我们发现,许多青少年在讲话时,喜欢在手上玩弄小物品,例如揉纸或转动铅笔。(有些成人,特别是男性,他们喜欢在手上“玩弄”物品,代替眼晴接触)所以沟通时也要让他们的手不闲着。


④提开放性的问题。下面的对话常令父母受挫不已。


父母:你去哪里?


青少年:出去。


父母:出去哪里?


青少年:一个地方。


父母:跟谁去的?


青少年:跟一个人。


父母的自然反应就是提出更细、更具体的问题,希望获得真实的信息,可是事与愿违。许多聪明的父母较有经验,让青少年自动进入对话,因为他们所提出的问题逐渐模糊,反而引起孩子讲下去的兴趣,而不是在言词之间闪避。


⑤邀请青少年把最好的朋友、邻居、狗或其他宠物,甚至把最喜欢的填充动物带来。这样的接触可能带来出乎意料的结果,甚至,这些资源更可能引发某种无法想象的解决方式。有些青少年可能想把心爱的吉他或其他乐器带来,向咨询师展现他们在音乐上的成就。


02.做不一样的事:类型阻断


有时候父母必须做些完全不一样的事,不要再像一个星期、一个月,甚至好几年前一样。有一些线索可以了解父母的做法是否无效,就是当他们对子女感到挫折时,有下述的描述:


“我告诉他,这件事已经讲过几千次了。”


“我不断讲同样的话,讲到脸都绿了。”


“感觉好像踢到铁板。”


“重复同一件事,我自己都很烦。”


“我还是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”


“我们没有希望了。”


当你听到这些陈述,而且用的是非常不满的语气,脸上有受挫表情,就代表父母比孩子更费神,想要了解哪里出差错。面对这样的情境,以下的步骤可以帮助你。


①继续追踪父母与青少年之间的互动小细节。这代表着:父母正在做什么?青少年用什么方式回应?结果发生了什么事?你正在做什么?他正在做什么?这种没有建设性的互动通常如何结束?谁结束的?接下来又发生什么事?


②如果下一次重复发生同样的事情,问父母,孩子可能期望他们做出什么事情?


③介绍一些新的元素:已经完成了什么?什么时候完成的?在什么地方发生的?有谁参与?


④因为父母是自己孩子的专家,所以要问孩子,如果父母做出超乎孩子意料的事情,孩子们有何反应?


⑤从父母的观点,找出他们如何让这项经历发生的可能?


也许,父母可能决定不做任何“不一样的事情”,但至少要让他们知道还有这些选择。


有时候,父母只是知道可以选择做不一样的事情,也能带给他们足够的自信,以更平静、更理性的态度与子女互动,而且不会对挫折过度反应。当父母觉得有自信、有能力,可以与孩子互动,关系品质就有更大的改善可能。


03.帮助父母的三个技巧

 

①保持中立


与青少年和他们的父母一起合作,最困难之处就是容易失去中立立场,开始选边站。青少年经常以夸大言词,表现出挑衅的行为,咨询师很容易被激怒,因此忘记青少年需要我们的赞同。


同样,父母的反应也可能很夸张,火上加油。因此,解除双方的对峙非常重要。咨询师要有本领看出双方的立场,同时认同他们,却不疏离任何一方。


②把冲突正常化


青少年最关心的就是夜晚的活动问题,经常与父母展开拉锯战,结果引起严重的亲子问题,甚至造成肢体冲突。咨询师不要把这一切看成问题,反而要把冲突正常化,找出双方的差异,平息火暴场面。要经常这样说:“我知道父母的工作是监督孩子,不过话说回来,孩子的工作就是不听从父母。”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冲突双方的同情,同时把冲突正常化。


③重新架构


重新架构代表对同样的事件与行为,提供稍微不同的观点。例如,母亲的唠叨可以重新架构为她在表达关怀。重新架构是提供两三个可靠的方式重新检视相同的行为。咨询师可以把青少年的行为放入更大的脉络中。比如,身为青少年的任务就是要不好沟通、挑衅、生气,因为父母对他来说实在太好了,现在他长大了,准备与父母分离,将体验到比其他青少年更多的艰难。


04.非自愿的当事人


大多数青少年是被转介或强迫与咨询师会谈,而且他们不怕成人知道,直接就把不高兴写在脸上。我们乐于看到这种情形。


青少年排斥咨询是很健康的现象,因为接受咨询代表他们“不正常“或精神有问题”,更何况,他们不想让同侪敬而远之。如同我们处理没有意愿或被强制接受咨询的成人一样,一定要先找出当事人关心的事务。把这件事记在心里,而且焦点一定要放在青少年最关心的事情上,而不是转介者或咨询师认为对他们最重要的事。


如同许多非自愿的成人个案,青少年提供咨询师许多教育与指导的模式。除非青少年主动想获得信息,否则咨询师必须抗拒给予忠告、教导、对他们说教的诱惑,才能集中焦点,找出他们的想法、计划与喜好。咨询师必须永远假定,在他们莫名其妙、怪异特殊的行为背后,一定有“很好的理由”。


05.青少年与秘密


许多专业人士经常提出这个问题:当某个青少年对你(咨询师)说出秘密,而且要求不能告诉父母时,你会怎么办?


我们相信“秘密”这个字包含着一些黑暗与丑陋,甚至企图隐藏阴险的意向与行为。大多数咨询师都获得信任,青少年会把相关的消息告诉他们,但却不希望父母知道,比如有没有性关系、抽烟、喝酒,这些都是父母无法赞同的事。许多青少年不让父母知道心中的秘密,让父母非常担心,特别是性与禁药。


父母当然有担心的理由,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行为的严重后果,会对孩子造成伤害。我们不认为亲子之间应该毫无界线,父母一定要知道孩子的一切。同样的,青少年也不必向父母报告自己私生活的所有细节。


保守秘密与尊重孩子的隐私中间,有一种自然的紧张,向来都必须协商。因为我们不容易分辨出哪些属于秘密,哪些算是隐私,所以父母与青少年必须经常协商。


我们喜欢把秘密分为“好的秘密”与“坏的秘密”,不论保守秘密或拥有隐私,都希望结果对双方均为正面,特别是对青少年。


必须记住的重点是,青少年都希望保有一些秘密,不让父母知道。比如,保守秘密可以让青少年觉得自己长大了,也显示父母认为他们已经是大人。可是另外一面,青少年可能认为保守秘密就是背叛父母,因为父母想知道子女在外面的活动情形。


在大多数情况下,问青少年想保守秘密的“好理由”,通常会引起讨论,因为他们想改变与父母的关系。


因此,我们可以把谈论的焦点转变成他们有兴趣的话题上,而不是最害怕的事。这样可以把焦点调整到关注整个困境的意义,以及如何解决,而不是把焦点放在问题是“谁”或“什么原因”造成的上面。


内容节选于书籍《儿童与青少年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》


作者:茵素·金·柏格、特蕾西·史丹纳 合著,黄汉耀译,四川大学出版社,2005年


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。